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商店公告
© 2005-2018  我将载有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一文的杂志送给张中行先生看说这个题目是从论语上得来的也不知是否合宜张先生笑曰没问题。我请教先生名字的来由他说待日后著流年碎影一书时不妨据此写一篇文章。 他回忆道还是在家乡读小学时老师学问好我插问是那位中过秀才的刘老师吗张先生点头说自己本无学名,刘老师说你上边有哥哥行二按伯仲叔季的老例便曰仲又从璇玑玉衡一词中取过一个衡字就凑成了仲衡之名。后来有人认为这两个字不好认自己便将仲字去掉单立人衡字抽掉中间的鱼念中行也正合了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的圣人言就这么叫下来了。张先生又说有位朋友特意查了好几种书最后找到我说应读中行而非中行。在张先生已出版的数种著作里有小传对自家姓名一律这样说上学时期名璇后以字罕用改今名。两种说法一为私下的闲话一为印在书上的黑字大同而小异异也就是所更换的冷僻字不相一致。改它并不是在乡下念书那会儿而是一步迈进了北京大学之时。先生的学问深了反会先要追求文字的平易且最先从自己的姓名入手。依有些人的眼光这大约属涓滴不足以道但在我看来却实在为有识的一例。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